李清照的《如梦令》原文与赏析

回舟:乘船而回。

当此芳春,名花正好,偏那风雨就来逼迫了,心绪如潮,不得入睡,只有借酒消愁。

经历了一场风吹雨打,主人公心中十分想知道园中的海棠是否花瓣零落,令人不忍面对,因此急急地向卷帘人询问。

主题思想:作者以与侍女对话的形式表达了爱春(伤春)、惜花的真情,也含蓄表达了感慨青春易逝,爱惜自己如花青春年华的感情。

接下去四两句所写,是惜花心理的必然反映。

问那正在卷帘的侍女:庭园里的海棠现在怎么样了?侍女答道:海棠和昨天一样。

本来以为经过一夜风雨,海棠花一定凋谢得不成样子了,可是侍女卷起窗帘,看了看外面之后,却漫不经心地答道:海棠花还是那样。

**【赏析】:**这首小令是李清照的奠定才女地位之作,轰动朝野。

惊:惊动。

李词与孟诗虽有相同之处,但女词人表现的独具一格,有其独到的绝妙之笔。

论词强调协律,崇尚典雅,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,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。

它虽然只撷取了青春溪水里的一朵浪花,却让它折射出心灵世界中的七彩阳光;虽然只叙述了早年生活的小小插曲,却赋予它以普遍而永恒的审美意义。

藕花:荷花。

日暮:黄昏时候。

但是作者认为,内在美,比外在美更为重要。

盛放的荷花丛中正有一叶扁舟摇荡。

词人跟朋友品着美酒,赏着美景,吟诗作对,聊天下棋,真叫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
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。

果然,接写的.兴尽两句,就把这种意兴递进了一层,兴尽方才回舟,那么,兴未尽呢?恰恰表明兴致之高,不想回舟。

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

有《易安居士文集》、《易安词》,已散佚。

短短三十三字,便成就一幅极有情致的生活图景,从而首开以寻常语绘精美图之先河。

绿肥红瘦:指绿叶繁茂,红花凋零。

**词中亦有声**这首词中,不仅有令人陶醉的画面,还藏着许多声响。

请看,词人怎能不急呢?连鸥鹭水鸟也倦飞而归巢,而自己竟然迷路了。

孰料,却道海棠依旧,这让她出乎意料,虽然她内心渴望海棠依旧,但自己也明白风雨之后必是花事凋零,所以的回答给了她意外的惊喜。

兴尽晚归⾈,误⼊藕花深处。

孰料,却道海棠依旧,这让她出乎意料,虽然她内心渴望海棠依旧,但自己也明白风雨之后必是花事凋零,所以的回答给了她意外的惊喜。

【译文】经常记起在溪边的亭子游玩直到太阳落山的时候,被美景陶醉而流连忘返。

这一情节,犹如青春溪水里一朵可爱的浪花,在词人的记忆中不息地跳动着。

间接地表现出主人公的惜花之情,含蓄深蕴。

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
但昨夜之心情,却已然如隔在胸,所以一起身便要询问意中悬悬之事。

【译文】还时常记得出游溪亭,一玩就玩到日黑天暮,深深地沉醉,而忘记归路。

这首小令,有人物,有场景,还有对白,充分显示了宋词的语言表现力和词人的才华。

正是由于惊起一滩鸥鹭,把停栖在洲渚上的水鸟都吓飞了。

经历了一场风吹雨打,主人公心中十分想知道园中的海棠是否花瓣零落,令人不忍面对,因此急急地向询问。

但昨夜之心情,却已然如隔在胸,所以一起身便要询问意中悬悬之事。

惊:惊动。

朱弁《风月堂诗话》卷上说,李清照善属文,于诗尤工,晁无咎多对士大夫称之。

果然,接写的兴尽两句,就把这种意兴递进了一层,兴尽方才回舟,那末,兴未尽呢?恰恰表明兴致之高,不想回舟。

争渡:争与怎相通,如何的意思。

后人有《漱玉词》辑本。

主题思想:作者以与侍女对话的形式表达了爱春(伤春)、惜花的真情,也含蓄表达了感慨青春易逝,爱惜自己如花青春年华的感情。

这⼀情节,犹如青春溪⽔⾥⼀朵可爱的浪花,在词⼈的记忆中不息地跳动着。

这段时间李清照身居闺中,不免会回忆起少时游玩的情形,那些场景在她的脑海中一再出现,对那些生活的怀念之情与日俱增,使得作者感到诗兴大发,于是写下了这首流传千古的小令。

兴尽晚回舟,··误入藕花深处。

,”

这两句写昨夜的风很急,还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;晚上又饮了一些酒,睡的很沉,直到早上醒来酒意还没有完全退去。

于是,她急问收拾房屋,启户卷帘的侍女:海棠花怎么样了?侍女看了一看,笑回道:还不错,一夜风雨,海棠一点儿没变!女主人听了,嗔叹道;傻丫头,你可知道那海棠花丛已是红的见少,绿的见多了吗!?这句对白写出了诗画所不能道,写出了伤春易春的闺中人复杂的神情口吻,可谓传神之笔。

划呀划,划呀划,划的太急促了,惊得这满滩的白鸥和白鹭,都飞起来了,此时,人声,鸟声,水声,交织在一起,形成了一幅美丽的画面。

能诗,留存不多,部分篇章感时咏史,情辞慷慨,与其词风不同。

本来平平常常的四个字,经词人的搭配组合,竟显得如此色彩鲜明、形象生动,这实在是语言运用上的一个创造。

同为伤春之作,作者并没有像其他诗篇一样直接写如何百花凋零、如何悲伤惆怅,而是通过听觉、视觉等侧面营造暮春时节的氛围,从客观现实逐渐转入主观感受,从而能够更加强烈的引起读者的共鸣。

其中既有对侍女不关心花事的微责,又有对花事凋零衰败的痛惜,蕴积了主人公对春光一瞬和好花不常在的惋惜之情,或许还有伤春自伤备感青春流逝的愁情。

这段时间李清照身居闺中,不免会回忆起少时游玩的情形,那些场景在她的脑海中一再出现,对那些生活的怀念之情与日俱增,使得作者感未完,继续阅读>**第8篇:滚球体育app下载诗词赏析**如梦令·昨夜_雨_疏风骤·李清照昨夜雨疏风骤。

有《易安居士文集》《易安词》,已散佚。

何须浅碧轻红*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

卷帘人的回答:海棠依旧。

误入:不小心进入。

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

但由于作者剪辑嫁接得体。

沉醉:大醉。

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

唉,你知道吗,知道吗?海棠树应该是绿叶繁茂、红花凋零了。

它给词人带来的是巨大的惊喜和深深的陶醉。

直玩到兴尽,回舟返途,却迷途进入藕花的深处。

游兴满足了,天黑往回划船,但是却错误地划进了莲花塘的深处。

现存李清照《如梦令》词有两首,都是记游赏之作,都写了酒醉、花美,清新别致。

不过,这里的沉醉二字,不可拘泥于字面的含义来理解,而要看到,其中体现出青春少女的娇憨情态,蕴含着一种纯真的形体美。

游兴满足了,天黑往回划船,错误地划进了荷花深处。

酒吃得多了,觉也睡得浓了。

兴尽:尽了兴致。

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
相比之下,周邦彦《少年游》:一夕东风,海棠花谢,楼上卷帘看。

**【赏析】**一问一答之间,花在人前花含愁,人在花前人消瘦。

结句写惊起一滩鸥鹭。

It's very calm over here, why not leave a comment?

Leave a Reply




Categories